下雨天,咱们一起谈谈诗和玉!

摘要: 佩戴怎样的玉石,就要有这样的品质。

京城又下雨了,想想古人此时不外乎喝茶聊天吟诗。今儿,咱们穿越时空,效仿古人,一起喝喝茶、谈谈诗、聊聊玉!

 

诗词,在中国文化艺术的历史长河中,占据着无可匹敌的地位。自《诗经》起古老的先民便用流水般舒畅、灵动的文字,绘物言志,传情达意;

中国玉石文化也是中华文化宝库光芒四射的瑰宝,诗文与玉自古就有着密切的联系,相辅相成、相映生辉、相得益彰,在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历史长河中共同演绎了瑰丽多彩的篇张。


诗与美玉

《诗经》作为我国有完整记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,而在浩如烟海的诗文中,不乏对珠宝玉石的描绘。《卫风·木瓜》就曾写道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,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,投我以木李,报之以琼玖”,这里的“琼琚”、“琼瑶”和“琼玖”,皆是“琼琚”指的是珍贵的玉器,用来象征淳朴美好愿望,表达了我国古人人民朴素善良的内心世界。

以上等的美玉酬答别人“投之以木瓜”的垂青,慷慨得不禁让人觉得可爱。不仅《诗经》对美玉的描写,在我国其他诗词作品中也很常见。其中最具有魔幻色彩的,当属李商隐的《锦瑟》。

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”中“蓝田日暖”之景象来写“珠有泪”的悲哀与“玉生烟”的迷惘。神话里说,月满则珠圆,可是,月夜下的沧海明珠依然有泪,在茫茫无际的大海里,每一颗珍珠都是一个泪点。蓝田,山名,在今陕西蓝田东南,是有名的产玉之地。此山为日光煦照,蕴藏其中的玉气(古人认为宝物都有一种一般目力所不能见的光气),冉冉上腾,但美玉的精气远察如在,近观却无,所以可望而不可置诸眉睫之下,这代表了一种异常美好的理想景色,可遇而不可求,不能把握也无法亲近。


 诗与珍珠

除了美玉,诗中还提到了神秘的“鲛珠”。传说鲛人在海上出没,鲛人哭泣流下的眼泪会化为珍珠,莹润光彩如皓月当空,或许正是因为这美丽的传说,珍珠也成为很多人的心头好。

它不仅是女性的珠宝装饰,更是文人们表达自己指向立场的意象,中唐诗人张籍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”,就是借此委婉拒绝割据藩镇、拥兵自重的李师道,““你虽有一番‘好意’,我不得不拒绝。”这就是张籍所要表达的,可是它表达得这样委婉,李师道读了,也就无可奈何了。一番话情真意切,将对方的刻意拉拢,比作珍贵、纯洁的珍珠,既不得罪李师道,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可谓高妙。


诗与翡翠

诗歌对翡翠的描写则要早于翡翠千年,当然此“翡翠”非彼“翡翠”,两“翡翠”的相遇几乎是到千年之后,如同一场跨越千年的重逢,天衣无缝。

是“翠竹法身碧波潭,滴露玲珑透彩光。”般行云流水、流光溢彩;是“水边飞去青难辨,竹里归来色一般”的水天一色、翠色怡人;是“阑角寒光摇翡翠,檐牙倒影浸琉璃”妙不可言、晶莹剔透。再没有比“翡翠”一词更契合这一方美玉,听之清脆,观之忘俗。

 

 诗与琥珀

我们的先辈对琥珀、珊瑚等也早有认识。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”,美酒须名器相配,方能彰显其色泽,一如玉碗使得琼浆泛出琥珀般的光芒。


诗与珊瑚

韦应物更是创作了《咏珊瑚》一诗,描摹珊瑚的色彩、形状,并谈到了它的出身:“绛树无花叶,非石亦非琼。世人何处得,蓬莱石上生”。

从艺术鉴赏的角度上来说,诗词歌赋的意境,与珠宝玉石作品传达的意境,有着一脉相承、不可断绝的血缘关系,二者皆需要想象、共情和用心品味。而从创作角度来看,这些来自生活和大地的瑰宝,碰撞出璀璨的火花,是生活与美德传承的最好诠释。




首页 - 七彩云南翡翠北京旗舰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