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词艺术|陆正兰:谈歌词中的“兴”

摘要: “兴”是中国传统诗学的一个重要概念,也是自《诗经》一直沿续到当代中国歌词的一个重要风格特征。

10-30 02:32 首页 符号与传媒

谈歌词中的“兴

陆正兰




是中国传统诗学的一个重要概念,也是自《诗经》一直沿续到当代中国歌词的一个重要风格特征,歌词的基本结构是呼应,兴可以看成是呼的一种方式。


呼应结构是由歌的基本传达方式(我唱你应)决定的,歌的起源,就伏下了呼应的基本态势。《淮南子?道应训》:“今夫举大木者,前呼‘邪许’,后亦应之,此举重劝力之歌也。” 这种最原始最明显的呼应,即使在当代社会,歌词艺术发展得很成熟,歌词结构相对复杂,呼应出现了各种变体后,依然存在。


从歌词文体学上来说,呼应方式多种多样,变化多端。在当代歌词中,常见的有问答式(如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)、召唤式(如《义勇军进行曲》)、排比式(如《爱的奉献》)、由景入情式(如《太行山上》)、叙事式(如《香水有毒》)、悬疑式(如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)等等。


就当代词人晓光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举例,它的呼应方式,就接近中国歌词传统的兴。

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

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

一片冬麦(那个)一片高粱

十里(哟)荷塘十里果香


首句虽然是陈述句,并没有提出疑问,却是个抽象形容词暗含比喻(田野如希望),这样就出现了一个语意悬念作为呼唤:为什么田野是“希望的”?下面的歌词提出三重解释来应答这个呼唤:因为有炊烟,有冬麦高梁,有荷塘果香,由此语意悬念被实的形象所应答。


我们可以看到,这首歌词并非仿民歌。现代仿民歌,兴呼更为明显。例如乔羽为电影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》作的两首插曲:

“杏花村里开杏花,

儿女正当好年华”;

“樱桃好吃树难栽,

不下功夫花不开。”


兴句成为了这些歌曲的风格化标记。相比而言,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歌词的起句,在现代歌词中非常自然,但若不注意,我们就不会觉察这个起句符合兴的一系列特点。可见兴已经成了中国歌词艺术的内在特征,正如散文与小说必有起承转合,无呼应的歌词很难想象,而呼的目的,是召出下文作出应和。


兴作为一种特殊的呼,与下面的应词有语义上的关联。大致可以有五个关联方式,这五种方式又可以分成二组:一组是不相关,包括语音兴呼触物兴呼;一组是相关,包括写景兴呼比喻兴呼;此外还有曲式兴呼,介于二者之间,既可有关联,亦可无关联。当代歌词中的兴大致依循前四种方式。


1

语音兴呼


第一种兴呼与应词的关系是语音兴呼:靠语音(音韵、节奏等)作出呼唤以求应和:语音应和,是兴呼最起码的要求,下面论述到的其他关联方式,也都是以兴呼作语音上的铺垫。


最早的《诗经》学家已经觉察到这个问题。郑樵说:“诗之本在声,声之本在兴。”①也就是说:兴之谓兴,主要在声音。这种语音兴呼传统在现代歌谣中依然存在。


比如彝族民歌《妹家大门开朝坡》:

哩是哩来罗是罗,

妹家大门开朝坡;

有心郎来才找妹,

不怕别人是非多。  

编者注首句:“衬词,无实意。”②


再如陕北民歌《蓝花花》:

“青线线哩格,蓝线线,

蓝格英英格采,

生个蓝花花实在个爱死人。”





兴与应语音配合的不是脚韵,而是关键词韵“采”与“爱”。钱钟书认为儿歌的起首“一二一”之类,是兴。③依此类推,以音乐唱名“哆来咪”或其他“类语言”开头的歌,也是语音兴呼。


另外,钟敬文还指出过双关语兴,他从他自己编集的《客音情歌》中举了一例:“门前河水浪飘飘,阿哥戒赌唔(勿)戒嫖。” 现代民歌也有“太阳落坡又不落,小妹有话又不说;有话没话说两者,莫叫小哥老等着。”实际上,双关语起句是一种谐音的语音兴呼。


2

触物兴呼


“触物”是《诗经》中一种特殊的兴:信手随机抓到眼前事物,任意引起后文应词。钱钟书引李仲蒙语:“触物以起情,谓为兴。”钱先生赞扬其中“触物”二字用得好,把问题说得简洁而清楚:“似无心凑合,信手拈起,复随手放下,与后文附丽而不衔接。”⑤


郑樵认为《诗经》第一首《关雎》就是这类兴呼:“‘关关雎鸠’……是作诗者一时之兴,所见在是,不谋而感于心也。凡兴者,所见在此,所得在彼,不可以事类推,不可以理义求也。”⑥


刘大白说,“把看到听到嗅到尝到碰到想到的事物借来起一个头,这个起头,也许和下文似乎有关系,也许是全没有关系。”⑦“完全没有关系”,那就是“触物兴呼”了。


初民的触物起兴这种手法,一直延续不断。刘禹锡《竹枝词》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山踏歌声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情却有情”,当代民歌“石榴花开叶叶青,郎将真心换姐心”⑧,都是首句与后文不相干。


再如,腾格尔创作的《三毛》:

“那个叫三毛的女孩她从远方来,

画出温柔的夜晚还有沙漠和大海,

风悠悠的吹耶浪轻轻的拍,

她说家里太寂寞/独自走出来

其中,句中的“风悠悠的吹耶浪轻轻的拍”也是和下文不相关的触物兴呼。语音兴呼与触物兴呼,这两种“无关联‘兴’”,钱钟书引徐渭:“诗之兴体起句绝无意味,自古乐府亦已然。乐府取民俗之谣,正与古国风一类。此真天机自动,触物发声,以启下段欲写之情,默会亦自有妙处,决不可以意义说者。”钱钟书认为徐渭这段“触物发声”之论,也完全是“深得于歌诗之理”。


3

写景兴呼


写景兴呼虽然也是描写一物一景,与触物之不同处,在于这种兴起首写一个“环境”或“氛围”,作为景物呼唤,以待写情句来应,景与情之间是有关联的


四川民歌《太阳出来喜洋洋》“太阳出来啰呵喜洋洋啰啰/挑起扁担上来咣采/上山岗罗噢荷。”首句与下文关系相当清楚:写景以待情生。



云南民歌《小河淌水》“月亮出来曰汪汪,想起我得阿哥在深山”,首句之兴,是写月景,正是应句思念之境。


这类歌在现代歌词中也深得青睐。纪如璟《一江水》“风雨带青草滴露水,大家一起来称赞生活多么美”,兴呼句与应词是景与情的关系。当代民歌中的《四季歌》、《五哥放羊》之类,用季节、月份等作眉端之首的歌谣,季节提供了一个景物之呼,每个季节应词不同,实际上也应当属于写景之兴。


4

兼比兴呼


“比兴”关系是中国文学史的老题目:兴既然是一个事物或景色的描写,自然能兼具作比喻。这类兴呼在当代代歌词中占有很大的分量。


比如歌词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:

“风中有朵雨做的云,

一朵雨做的云,

云的心里全都是雨,

滴滴全都是你。”





歌曲《春水流》也是如此:

“春水流呀流向东流呀流,

你的心我懂你还有泪流,

春水流呀流向东流呀流,

往事不回头跟我走。



兴呼的各种类别——语音、触物、描景、兼比——交替出现,使呼句别有风致,呼句比应句更为生动,更让歌者费心,也更令闻者动容,这也是兴的经久魅力之一。而兴作为中国歌词中经常出现的特殊的一种呼,是中国歌词艺术的一个重要民族特点。至今我们只找到很少国外歌曲类似兴的例子⑨,在世界诗歌史上,其他民族的歌曲看来没有可比规模的“兴呼”形式传统。因此,中国歌词中的兴呼值得发扬广大。


 ①郑樵《通志·乐略·正声序》影印本,北京:北京图书馆出版社,2006年。


② 陈子艾等编《民间情歌三百首》,上海:上海文艺出版社,1981年,第102页。


③郑樵《通志·乐略·正声序》影印本,北京:北京图书馆出版社,2006年,第128页。


④钟敬文《谈谈兴诗》,《古史辩》第三册,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,1982年,第682页


 ⑤ 郑樵《通志·乐略·正声序》影印本,北京:北京图书馆出版社,2006年,第126页。


 ⑥郑樵《通志·乐略·正声序》影印本,北京:北京图书馆出版社,2006年。


 ⑦钟敬文《谈谈兴诗》,《古史辩》第三册,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,1982年,第682页


⑧陈子艾等编《民间情歌三百首》,上海:上海文艺出版社,1981年,第19、141页。


 ⑨外国类似“兴”的例子为数极少,例如格鲁亚籍英国歌手Melusa的一首歌:There are nine million bicycles in Beijing, I will love you until die.”钱钟书先生认为,西方喊口号“One two three four, we don’t want the war.”是新型的兴。另一首类似兴的,是Jemmy Miles 著名摇滚曲“Rock Around the Clock”. “One ,two three o’clock,/ Five ,six ,seven o’clock,/ Eight o’clock rock,/ Nine ten eleven o’clock/,Twelve o’clock rock,/We ‘re gonna rock, /around the rock to night.”


原文刊载于《歌词艺术十二讲》

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15年版

图片均来自网络

责任编辑:武学颖












首页 - 符号与传媒 的更多文章: